今天是:
  如何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          【字体:
如何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
作者:侯艳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12    更新时间:2009-3-20    

 

 




事实理由:

20039月当事人侯艳红由菏泽师专毕业后,一直任职于菏泽省级重点中学陈集中学担任音乐教师。2004年五一长假期间去济南学习归来的途中,接到高庆伟的长途电话。就这样高庆伟与侯艳红2004年经介绍人于升如、朱崇艳夫妻介绍认识,电话联系了四个月后,2004年暑假期间,侯艳红放弃老家的工作,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广东的南海于高庆伟见面,见面后双方确立了恋爱关系。侯艳红来广东一星期后,应聘到江洲小学担任音乐教师。20049月份,侯艳红想购买一台手提电脑,高庆伟以帮忙选购为由,诱骗了侯艳红5000元买电脑的钱后提出分手,在介绍人的调解下还回2300元。

分手后一星期左右的一天深夜,在教师宿舍休息的侯艳红被电话铃声惊醒,是高庆伟打来的,高庆伟告诉侯艳红说分手是因为他患有生理疾病,侯艳红因被他骗走了买电脑的钱,所以不肯相信他,高庆伟第2天的晚上带侯艳红到桂城医院见了他的主治医生,侯艳红才相信并原谅了高庆伟。和好后被高庆伟扣除的2700元钱并没返还。高又以医生说生理疾病要和女方配合为由要求同居,侯艳红不同意,高再三哀求,侯艳红告诉高庆伟自己小时侯做过5次肠梗阻的手术,肚子上有很难看的疤痕,高表示不在意,并发誓等表示决心,侯艳红提出必须先订婚才同意同居,于是200410月份,两人邀请了介绍人和几个亲友,以介绍人朱崇艳和侯艳红的小姨为证婚人,在南海广场的顶层饭店吃饭并交换了订婚信物,高庆伟送了侯艳红一枚戒指,侯艳红送了高庆伟一枚5.38g的千足金香水桶吊坠(有质量保证单为证),举行了简单的订婚仪式。同居后两人相处期间,一次侯艳红叫了高庆伟的小名:“红孩”,高却发火将侯艳红的鼻子打的流血不止,理由是高家的男人女人是不可以叫小名的,侯艳红提出分手,高发誓以后不会了,并保证会好好对待侯艳红。侯艳红考虑到声誉问题,所以没和他分手。

2005121日,高庆伟以单位要解散,有结婚证可以分集体宿舍加分为由要求和侯艳红结婚,于是侯艳红同意了和高庆伟结婚,并在南海领取了结婚证,返回老家举行了婚礼。婚后侯艳红就怀孕了,高庆伟却没因为结婚了,老婆怀孕了照顾家庭,每天都23点后才回家。由于在孕期对油烟的反映大,闻到油烟味就反胃,侯艳红希望高庆伟可以做饭给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吃,高庆伟以高家的男人不做家务为由,宁愿让孕期的妻子侯艳红饿着也不做饭。并出现多次夜不归宿。怀孕6个月后由于不能蹲下洗衣服侯艳红用自己的工资交给高庆伟,一起去南海广场购买了洗衣机。从结婚后家庭的开支和房租都一直由侯艳红一人承担,高庆伟告诉侯艳红说花一人的存一人的,当时侯艳红以为结婚了,一切都是自家人的,也没过多的计较。

20051027日离预产期还有7天的时侯,艳红才请假在家待产,侯艳红的婆婆从老家赶来照顾月子,但却以2个月前被狗咬伤了为由,都是大腹便便的侯艳红给婆婆和公公洗衣做饭。侯艳红的婆婆并说生9个女孩也要生一个男孩,给身为孕妇的侯艳红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好在20051104日,侯艳红在南海医院刨腹产下一个男孩,由于小时侯的5次手术造成肚子无处下刀,医院特请来了接生的专家进行主刀,肚子刨开后,由于小时侯的5次手术,使肠子非常的乱不同正常人,给手术造成一定的难度。手术完后医生带着两手的鲜血对产房外的高庆伟说:“不要再让你老婆生了,肠子乱的找不到孩子,再生大人有生命危险。”就是这句话,婆婆一再对刚生育完的侯艳红嚷:“上你的大当了上你的大当了”。当时孩子的姥姥也到佛山来看孩子,照顾月子。说来也巧,婆婆和孩子姥姥在老家都被狗咬到了。婆婆是被邻居家的狗咬到乳房,孩子姥姥是被自家的狗咬到大腿,婆婆说她被狗咬到了不能抱孩子了,所以月子30天白天和晚上都是孩子的姥姥自己带孩子,还要做饭搞卫生。并给了从老家带来的哥哥和弟弟等亲戚9000千元看钱。但这并没有换来一句好话。在孩子刚刚满月的那天晚上,因为看满月照,孩子在哭,侯艳红将照片扔到桌子上去哄孩子,高庆伟的母亲却说侯艳红拿照片摔她,高庆伟2话不说就将侯艳红一顿殴打,从厕所出来的侯艳红的母亲忙过来拉架,高庆伟就将侯艳红和她母亲一起殴打,致使刚生产完身体虚弱的侯艳红晕倒,高庆伟的母亲和父亲在旁观看,并不制止儿子的暴行,高的母亲还说侯艳红是装的。侯艳红的母亲要带女儿回娘家,高庆伟下跪并说自己打人时控制不了自己,说要看心理医生,并说他在高中时打自己的同学进了医院,和在青岛时打了一个检垃圾的老头后,警察来抓他,他翻墙逃出来,都是控制不了自己造成的,并保证再对老婆使用暴力,就砍掉自己的一只手,高如此的痛下决心,考虑到孩子太小,不想让他这么小就有一个不完整的家,就又一次原谅了他。

生育孩子后的3个月由于要贴补家用,侯艳红就上班了,由于工作和家庭的压力加上孩子吃母乳,单位的伙食差等原因,侯艳红的体重由为结婚前的120斤降到70斤,见到的人都说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这时的高庆伟却在外和一个姓王的女人在雷岗公园旁的富庆村租屋长达3个月。那个女人的日常开支和房租都由高承担,高并给那女人过生日买豪华的衣物、用品。侯艳红发现了高和那女人的租房合同后,质问高,高承认了并表示会将花过的钱要回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侯艳红觉得这个社会,这样的女人非常多,那女人一人孤身在外也不容易,最主要的是考虑到孩子,所以选择了委曲求全,和那女人做了朋友感化她。那女人在半年后离开了南海。

2006年的7月份的一天,高庆伟的母亲和高庆伟偷偷的将只有8个月大的,仍在吃母乳的孩子抱回乡下,致使侯艳红哭了21夜,每天都抱着儿子的小衣服才能入睡,下班后都急着回家,为的就是闻一闻孩子的味道。孩子被高的母亲偷偷抱走后,侯艳红因为还没给孩子断母乳,给身体造成极度的不适。半年里高庆伟都不说出孩子的下落,孩子的姥姥和姥爷去高庆伟的老家看望小外孙,也没见到。因不知自己的骨肉少年身在何方,给侯艳红造成很深的精神伤害,为此现在还常常做噩梦找不到孩子从梦中哭醒。

2006年的10月的一天,因为侯艳红在佛山24小学担任班主任工作,学校开家长会晚上10点回到家里,高庆伟不相信晚上会开家长会,不听解释就将侯艳红一顿殴打,侯艳红拨打了报警的电话,治安人员赶到后,对高庆伟一顿说服教育后,说因为是夫妻所以没办法制裁他,记了身份证号就走了。治安人员一走,高又将侯艳红一顿暴打,赶出家门,把菜刀拿放到枕头底下,并把侯艳红的衣物和侯艳红母亲给的被子扔出家门,是邻居阿梅帮忙放到楼梯顶上的小房里的,结果被老鼠咬坏了很多衣物。无家可归的侯艳红只好在小姨家借宿了半个月。后来高庆伟在和老乡打牌时了解到那天24小学确实在开家长会,老乡的孩子是24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是和侯艳红一个学校的学生,才相信了那天确实在开家长会。

2006年的11月左右,高对侯艳红撒谎说单位出差,其实是回老家办理高的妹妹离婚的事,顺便带来了几张孩子的照片回来,侯艳红才知道高庆伟回了老家临沂,当时侯艳红见到孩子的照片比以前瘦多了,大脑袋一条很深的沟,一看就知道是缺钙造成的,打电话给高的父母,高的母亲说自己不认识字,捎回去的钙铁锌口服液扔了。

        2006年的冬季,因侯艳红在一家搞特价的理发店烫了头发,高以没给他商量为由,不让侯艳红上床上睡觉,并不让在凳子上坐着,侯艳红万般无奈下打电话叫来了介绍人于哥,于哥说要不去他家借宿一晚上,明天消了气再回来。但高却不讲理的说跟谁走就跟谁过。于哥生气的对高庆伟说你真是一个活土匪,早知你这样,我是不会介绍阿艳给你的,于哥生气的走了。高庆伟指着于哥的背影说:“就他那样的,两个也打不过我一个。”结果侯艳红就在椅子上渡过了一夜。南方的天气虽然温暖,但是冬季的深夜还是那样的寒冷,一想起那个没有被子在凳子上坐一夜的夜晚,侯艳红仍不由的瑟瑟发抖。

侯艳红有写日记的习惯,高庆伟偷看到在日记上写了除去家用的费用还存了17000元钱,这包括侯艳红的母亲结婚前帮侯艳红存了一部分的救急钱,和侯艳红给孩子的9000元看钱,高庆伟就给她要,侯艳红说:“家里3家人共住,不安全,我放到单位的保险箱里了。”(因为桂城海27号集体宿舍806室为11厅,共分给3个男职工居住,高庆伟和侯艳红夫妇居住在大厅里,用检来的破橱柜拦开,同住的因为没钥匙经常将锁砸坏,极不安全)高庆伟说不拿出来你就活不到明天,并将菜刀拿出来吓唬侯艳红。当时已经晚上23点了,侯艳红被他胁迫去了单位24小学,因为门卫不在回家睡觉了,所以没取到存折。第2天,他和侯艳红一起去单位,表面上看是送侯艳红,其实是去要存折,他说侯艳红如果不拿下来,就上去办公室闹,侯艳红怕丢人,就用纸包好叫学生送了下去。

自那次后,高庆伟就算着侯艳红的发工资的日期,到期就要钱,不给就拳头说话。所以虽然侯艳红的工资每月加福利都有2000元以上,但是身上却拿不出200元钱。2006年寒假期间,侯艳红想回老家看望幼小的儿子和年迈的父母,因为结婚后侯艳红还没回过一次娘家,儿子已经被高的父母带回去半年了,异常的想念,所以和高商量回老家的事,高说:“要回你自己回,我不管,但有一条不能用你的工资买车票。”侯艳红说:“那我怎回家,又不是近骑车或走路就回去了。”高说:“我不管”。并收走了侯艳红的所有工资和学校发的年终福利。无奈侯艳红就利用寒假去了南海的智慧园培训中心,带了一期作文班,共14天挣了1400元钱。由于错过了买火车票的时间,侯艳红虽然每天凌晨3点去排队买火车,但票火车票还是买不到了。想子心切的侯艳红决定买飞机票,当时的飞机票大约是1100元左右,侯艳红合计,自己带作文班的钱正好够一张飞机票和来时的一张火车票的,但是,这时高庆伟却给侯艳红出了另一个难题,高庆伟说:“回老家行,但是不能用你挣的钱。”侯艳红说:“我挣的钱不就是花的吗?不用我挣的钱我怎么回老家哪?”高庆伟说:“你挣的钱全部是我的,我说不行就不行。不然你试试”并晃了晃拳头。侯艳红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让侯艳红的大哥往侯艳红的银行卡里汇入了3000元,侯艳红才得以如愿回老家。

2006年冬季的一天,侯艳红和高庆伟一起用18000元转了一家带电话的士多店,打算春节后接高庆伟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来南海,由高的父亲打理店面。2006年的3月高的父母和孩子一起来到了南海,经营士多店。这期间高的父母夫妻间经常吵架和打架,高的母亲和高的父亲闹别扭后,经常不做饭不带孩子,给孩子的饮食造成不良的影响。由于孩子严重缺钙,侯艳红特意让医生给孩子开了补钙的药,高的母亲却从来不给孩子吃,高的母亲还嫌花了多钱给孩子买药生气。高的母亲用唾液吐到孩子的头上,用手搓的头发一个蛋一个蛋的,非常的臭,高的母亲说这样就补钙,并说信耶酥啥病都不用吃药。身为教师的侯艳红不认可,就带婆婆到医院让医生说给她听,唾液不会补钙,但高的母亲执迷不悟。因怕和婆婆闹不愉快,就让高说说他的母亲,高不但不理解的,还生气的说他的母亲在乡下跟神婆子学了3年了,啥病都会治。侯艳红说真不象一个大学生嘴里说出来的话。高却说出了更让人吃惊的话,高说他的大学是买的,当时高考落榜后他开饭店的三叔带他买的。由于孩子断母乳是因为高的母亲偷走孩子,强行断奶,断奶后铺食做的不好,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高的母亲迷信的认为信耶酥有病不用医治,又不听孩子母亲的劝导,导致孩子严重营养缺乏,造成鸡胸,两岁的孩子只有14斤重。有照片为证是孩子的奶奶带回老家后,孩子才出现如此症状的。

2007年的3月份左右侯艳红和高庆伟创办了双月圆文化培训中心,高经常带着学生打游戏,侯艳红对他说:“这样不行,学生是来学习的,这样下去家长会有意见的。”高就一脚飞过来一阵拳打脚踢。第2天还挟持侯艳红到培训中心旁边的工商银行,取走了侯艳红仅有的3000元存款,并要去身份证注销了帐户。

2007年下学期,侯艳红辞职经营培训中心,培训中心也逐渐有了起色,就在2007年的1017天长假期间,教师放假了,侯艳红和高庆伟也没事了,侯艳红就想带孩子去东方广场玩玩,因为光顾着生意,孩子都有点和母亲生疏了,想趁这个机会弥补弥补,就没经过高的同意带孩子去了东方广场,但是高庆伟却打电话给侯艳红的母亲,说:“我的家不让你女儿进了,再敢进我的家就打断双腿,打到残废。”并打电话对侯艳红说愿意去哪就去哪,滚远点,不然走着瞧,打的轻。侯艳红没敢回家,在培训中心对面的小区里带着孩子过了一夜,小区的保安见侯艳红和孩子可怜,让母子进到保安亭里面的一个大凳子上抱着孩子坐了一夜。

2天,高庆伟又对侯艳红的母亲说让侯艳红的母亲来收尸,侯艳红的母亲吓的大哭,打电话让侯艳红的大表姐夫接到侯艳红后,身无分文的侯艳红借了大表姐夫100元,小表姐300元,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由小表妹阿文送到广州火车站。由于不敢回家拿东西,孩子只穿了一套小短裤和短褂,侯艳红穿着裙子就回到了寒冷的北方。是侯艳红的大姐和弟弟拿着棉衣到火车站接站的。

2007年回到老家后,侯艳红就又回到结婚前任职过的陈集中学担任音乐教师。 2007年的11月高庆伟的妹妹来看孩子,侯艳红的弟弟开车从下车的地方接回来的,住了44夜,用的是侯艳红大哥的房间和新被子。并送到车上。

200712月高庆伟的父亲来看孩子,是侯艳红的父亲用三轮车接送的,和侯艳红的父亲一张床,盖的是侯艳红弟弟的新被子。2008年的3月高庆伟回老家并没来看孩子和老婆,

2008年的3月由于侯艳红任职的学校有转正的机会,侯艳红给高庆伟打电话要自己的毕业证时,才知道高已经将双月园培训中心、和小卖部都被买掉了,没有争取侯艳红的意见私自买掉的,并私藏起所有的钱款,连生活费都没给一分。高庆伟让侯艳红自己找人来拿毕业证,说侯艳红的事他不管,侯艳红就让自己的小姨去家里取,小姨去后高说庆伟不认识小姨,嫌小姨管事了,小姨说:“我当然要管,因为我是她小姨,我和她妈一母同胞。”高庆伟说让侯艳红自己来拿,于是37日侯艳红坐火车到南海的家去拿毕业证,39号到桂城后高没回家,打电话说下午3点,侯艳红等到4点还没来,再打电话关机,310号高庆伟一直关机,无法进家门的侯艳红就让开锁公司花了20元打开了锁,但毕业证没在家放着,连同高庆伟和姓王的女人的租房合同,和一切证据都被拿走了,包括侯艳红结婚前买的一个金娃吊坠。311日高庆伟回来了,侯艳红问他毕业证哪?高庆伟说:“没见,家被小偷偷了,你的毕业证被偷走了。”侯艳红说:“家里电器一样没少,为什么光偷我的证件。”高庆伟说是一起住的小刘砸开的锁,并让侯艳红快点滚出去,侯艳红说:“这是我的家,也有我的一半,为什么要我滚出去。”高庆伟就过来抓住侯艳红的头发往外扯,并说这个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并给老家的侯艳红的母亲打电话说:“你女儿被我打死了,你家来收尸吧。”侯艳红的母亲害怕了,打电话让侯艳红快回来,毕业证不要了保命要紧。于是311日当晚侯艳红返回了老家。回家后家人见侯艳红头发后脑勺处少了一片,才想起是被高扯的,没办法就烫了刚拉直的头发。有几个在广东工作的老乡想调节一下,但高庆伟说:“侯艳红的哥哥弟弟不是有钱吗?一人拿20万再过”。大家都说他人家养这么大的一个大姑娘给你没要你一分钱,还要倒贴,你算什么人哪?

2008426,因高庆伟的妹妹打算五一期间再婚,高庆伟到家来叫侯艳红回去参加婚礼,侯艳红的家人都希望他们可以和好,又怕侯艳红再次受到伤害,侯艳红有个好朋友叫张桥真的,和侯艳红是同事,(由于和侯艳红在一起工作时,张桥真老师出车祸导致骨折,由于她的丈夫在较远的分校担任校长,一月回来一次,是侯艳红照顾她和她的两个孩子的饮食及一切家务,为此两人结下深厚的友谊。)张桥真老师出了个主意,她起草了一份协议,让双方签字,让高庆伟保证不使用暴力。高签字后,侯艳红跟高回到高的家乡临沂参加了他妹妹再婚的婚礼。2008年的6月应高的要求侯艳红处理完老家的事情后,返回广东南海与高一起生活。回到广东后高庆伟还回了侯艳红的毕业证,但侯艳红却失去了转正的机会。

2009年的7月的一天,侯艳红和儿子在用音响练习唱歌,突然被高庆伟踢了一脚,侯艳红不解的问:“干吗踢我?”高生庆伟气的说:“你打儿子干吗?”侯艳红说:“我没打,儿子妈妈打你了吗?”儿子说是自己不小心碰到桌子了。高庆伟听了儿子的话不但没消气还将3大盘影碟使劲扔到门上。从那以后儿子也模仿高庆伟摔东西。由于害怕儿子上幼儿园不适应,侯艳红和高商量后,应聘到桂城的迎苗幼儿园做幼儿教师,但儿子不适应幼儿园的生活,经常发高烧,侯艳红非常心疼,和高商量后,侯艳红辞职回家带孩子,希望孩子大点再上幼儿园。

但高却因为侯艳红没工作,不能贴补家用为由,经常辱骂侯艳红。2009年的11月,侯艳红应聘到张槎附近的盛兴学校,月工资2300,由于到桂城骑自行车路途遥远,大约1个小时30分钟。所以给高庆伟商量让他早晨送孩子去幼儿园,侯艳红下午去接。高庆伟说孩子他不管,家务和孩子让侯艳红自己搞定,无奈侯艳红只的再找一份工作,2009年的11月在找工作的路上,侯艳红和儿子被一辆闯红灯的摩托车撞倒了自行车,坐在后座的儿子锁骨骨折。经交警处理后对方付100%的责任。在医院里高庆伟就暴打侯艳红一次,并引来了南海医院的保安才停手。儿子后来在佛山中医院住院治疗,治疗期间一直由侯艳红一人不分白天和黑夜的照顾,高庆伟每次只呆一小会就走。并在孩子住院期间就提出离婚,他说孩子残废了,他不要了,出院后就离婚。儿子见父亲如此凶狠的说话,虽然3岁的孩子,但他听懂了父亲说不要他,他当时躺在床上做牵引,就用小脚丫踢了一下床说:“你走吧,光和妈妈吵架,我也不要你。”高就一掌打在孩子腿上,恶狠狠的说:“我早晚摔死你个小狗日的。”不顾哇哇大哭的孩子扬长而去。由于孩子是跟母亲时出的事,所以侯艳红也很内疚和心疼,对高的话没进行反驳。孩子年龄小恢复的很快,出院后,医生说不会留下后遗症。回到家里后,由于孩子需要食补,所以花费比较多,高庆伟嫌花的多,竟有时不给伙食费,需要吃大骨头补养的孩子,却只有黄豆就大米饭,这一吃就是2天啊,大人吃什么都行,可是可怜的孩子他是在病中啊。由于医生让孩子在家修养3个月,所以侯艳红没办法去找工作,没办法侯艳红只有去拣废的饮料瓶来买,或批发一些玩具球来卖。高庆伟知道了侯艳红检饮料瓶买竟非常的高兴,并每天质问检了多少。还让侯艳红将家庭的每一笔钱都记帐,误差不能在5元以上。别人的爸爸有时间都会带自己的孩子玩,但高却很少带孩子玩,从出生到孩子现在高抱过孩子几次都数的过来,所以孩子不亲他,有一次儿子看见邻居肖仁平抱着他的孩子肖一飞玩,儿子对侯艳红说:“妈妈,我也想让我爸爸抱着举高高。”高下班后,侯艳红让高庆伟抱抱孩子,高才抱着孩子去了邻居肖一飞家玩,肖一飞的妈妈阿燕好奇的说:“高庆伟,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终于见你抱儿子了。”所以高庆伟陪儿子的时间不多,甚至不到他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时间的十分之一。

2009年的12月的一天,高庆伟想过夫妻生活,侯艳红让他去洗洗,他生气了一拳打过来,说;“嫌我脏离婚”侯艳红说:“离就离”高庆伟就又一拳打过来,说:“回答的这么快,你早就想好了是吧。”这时儿子被吵醒了。侯艳红就不出声了,高庆伟一个人骂了一早晨。起床后儿子抱着自己的小毛巾说:“妈妈我要回姥姥家,这个家太爱吵架。”望着孩子纯净无邪的眼睛,侯艳红眼泪流满面。   

当天的晚上,侯艳红正在喂孩子吃饭,孩子胡闹的不吃,侯艳红就一手端碗,一手拍了孩子的屁股一下,说:“小调皮鬼”。儿子和母亲做着鬼脸嬉闹着的时候,高庆伟下班回来,一脚就将端碗喂饭的侯艳红踢倒地上,骑到身上打,侯艳红就大声的呼喊邻居阿燕,高庆伟就拿鞋子塞住侯艳红的嘴打。当时孩子吓的尖叫说:“不要打妈妈”但高庆伟已丧失了天良,继续挥舞着他那罪恶的拳头,使劲的用拳头攻击侯艳红的后背和四肢,孩子吓的哭不出声了,高庆伟才停止他的暴行。高庆伟停下来想去抱儿子,但是儿子看着他绕来绕去,不给他抱,最后还是蹲在妈妈的怀里放声大哭。这时高拿出了菜刀,侯艳红怕吓到孩子,侯艳红拨打了报警的电话,高庆伟将侯艳红的手机摔坏了。并关了房间里的灯,恶狠狠的威胁说:“如果有警察来,我就将儿子从8楼扔下去。”并将菜刀晃了晃:“来人先砍死你再说。你知道吗侯艳红,我就等着孩子3岁,想判给你门都没有,告诉你侯艳红,孩子归我看我怎么折磨他,判给你,你俩一起死、、、、、、”这时,侯艳红很害怕,身上和后背非常疼痛,对高说要看医生,高不让儿子一起去,儿子气的大哭,哭着乱跳,用变了凋的声音说:“我要和妈妈一起去,我不让妈妈抱,妈妈和我一样了,要到医院,爸爸让我去,我要和妈妈一起去、、、、、、”侯艳红和儿子一起下了楼,到一楼时正好碰到赶来的治安人员,并在朋友和民警的帮助下备了案,到医院进行了检查,和拍了照。

2天侯艳红趁高上班的时候,从家里拿了儿子和自己的衣服,和儿子的药物,还有自己的毕业证。给高留了几个纸条告诉他,是自己回来取走了自己和孩子的东西,在朋友阿宾那住了两天,不敢也不想回家。高庆伟这期间给侯艳红发了很多短信,大意是想离婚,孩子他不要(现有短信为证)。

3天后侯艳红的大哥听说了妹妹的遭遇后,受父母之托坐飞机赶到南海打算安全的带妹妹离开,侯艳红的大哥想找高庆伟谈谈,不能听一面之词,他想有孩子不能轻易的走离婚的这条路,侯艳红的大哥给高庆伟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高一直不接电话,打了很多的电话和发了很多的短信后他终于肯和大哥见面,谁知这个人太离谱了,见面没两分钟,他提前叫来了警察,说侯艳红的大哥是绑架孩子的绑匪。并带到到雷岗派出所,侯艳红赶到派出所录了口供,警察了解了情况后,因为高庆伟报假警批评了他。他赖在派出所不走,和侯艳红一起的有朋友阿宾和大哥先离开了派出所。

高庆伟随后又打来电话说周一去民政局离婚,侯艳红答应了,第2天是周日,侯艳红在大哥的陪伴下先带儿子去了佛山中医院复诊,下午和表姐表哥一起吃了顿团圆饭。

周一,高庆伟一大早发短信让侯艳红去居委会调解,因为侯艳红不想调解所以没去。大哥说他在北大包了一个巨资的工程,工地上很多的事情等着去处理,不能耽误工期了,他不离婚的话就先回北京工作,安顿好再起诉离婚。因为怕高报复帮过侯艳红的朋友阿宾,当天侯艳红和她的大哥带着朋友阿宾一起返回了北京。

到北京后侯艳红在朋友的介绍下就找了份工作干着,并从北京的大兴区同心园小区租了房子,大哥和弟弟也曾要求侯艳红和他们同住,但毕竟侯艳红觉得还是要自立的,所以,还是早点学会坚强比较好。

所以,高庆伟是典型的家庭暴力,侯艳红忍受不了高庆伟的暴力和虐待,准备用法律来保护自己时,丈夫高庆伟却抢先一步将妻子告上法庭要求离婚。高庆伟在婚姻存续期间动不动就“拳头说话”,他认为打老婆是理所应当的,执法人员赶到现场,也只能对高庆伟进行训诫。几次下来,高庆伟打老婆的胆子越来越大。大男子主义思想根深蒂固,总是以居高临下的心态任意摆布和欺侮妻子,并变态的恐吓妻子,以威逼打骂妻子为能事,常常因一点点生活小事,对妻子大打出手,以此来满足自己“男子汉大丈夫”的自尊心。当一个人的人格都丢了,还有什么家丑可遮的呢?所以  本人同意离婚,高庆伟在婚姻存续期间曾多次向原告侯艳红实施暴力,致使原告造成精神和身体的伤害,孩子受到“毒药”的伤害,对家庭乏安全感,对父母失去尊敬。身为教师的侯艳红知道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长大有暴力倾向的比其他孩子的比例要高得多,所以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侯艳红不想让他用恐惧的眼睛望着自己的妈妈被自己的爸爸痛打,而吓的尖叫。或沾染上这种陋习。再和高庆伟一起生活生命将的不到保障。人生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还有什么乐趣那?所以,侯艳红真心的希望快点的结束这段不堪回首的婚姻生活,儿子是侯艳红的生命支柱,为了儿子的身心健康,殷切的希望儿子可以和母亲一起生活。

文章录入:侯艳红    责任编辑:侯艳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09  中国反家庭暴力网 联系:QQ:956036089 电话:13210312059 鲁ICP备09002381号  站长:李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