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图文]读者报-影响力周刊  李建婷 一位教师的反家庭暴力样本     ★★★ 【字体:
读者报-影响力周刊 李建婷 一位教师的反家庭暴力样本
读者报-影响力周刊 李建婷 一位教师的反家庭暴力样本
作者:王瑞峰    文章来源:读者报 影响力周刊    点击数:4119    更新时间:2009-8-29    

 

李建婷 一位教师的反家庭暴力样本

 

  

    这是女人和男人的战争,旷日持久。男人用拳头展示强权,女人用法律维护尊严。不幸的是,无论输赢,这场战争发生在婚姻的契约里,发生在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孩子在旁观。家庭暴力,走不开的,永远是孩子

  章丘法院大厅,迎来李建婷、李建峰和儿子一家三口的“团聚”。

  这是注定不欢而散的团聚。妻子李建婷称遭受丈夫家庭暴力,右胸第三根肋骨被打断,起诉李建峰故意伤害,检察院已提起公诉。半小时后,8月18日下午两点,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

  李建婷绿衣黑裤,后背束一支干净利落的长辫,站在离丈夫三米远处,两人静默不语,互相瞥视。原东营市交警支队法制科副科长李建峰,中等身材,皮肤黝黑,说话时习惯双手抱拳,激动的情绪让他吐字含混不清,重复使用一个词形容他对妻子的感受,“忍无可忍”。而来自李建婷的公公和小姑的指责,迅速打破法院的肃静。

  这位特意从农村赶来的老人,一脸愤怒。他挥舞手臂,感慨家门不幸,用右手食指指着一个方向,大骂他的儿媳如何不孝。小姑则指责弟妹不照顾孩子,“孩儿,快叫妈,看看谁是你妈”。她当众演示,试图表明孩子在离开母亲之后,如何渴望母爱,以至于叫她妈妈。

  男孩长着一双黑色大眼睛和一对招风耳,害羞地站在姑妈身后,抱住她的裤腿,四处看了一眼,蹬蹬地跑开。

  李建婷和李建峰同时扭头向男孩望去,目光交结,随即都低下头。

一场积怨已久的家庭暴力

  一个周五的早晨,准备上班的东营实验小学教师李建婷,感觉一切反常。

  她看到丈夫身着不常穿的警服,脚蹬警用皮鞋,在公婆房间说着什么,期间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九个月大的儿子醒来,坐在床边。李建婷对丈夫喊了一句,“李建峰你看着孩子,我上班去了”。

  李建峰走近她,说,“你不用上班了,我要把你的工作弄丢”。

  殴打随即开始,突如其来。

  在卧室内,小男孩哭着看到,一个男人的拳脚连续不断地击打在一个女人身上。嚎叫、哭喊以及骨肉撞击的声音夹杂一起,被关闭的门窗阻隔在室内。

  随后,李建婷被拖至公婆房间,被子劈头盖脸把她包裹,她感觉有木棍敲打全身,发出沉闷的声响。而正中右胸的一击,则险些致命,前所未有的疼痛,让李建婷浑身发热酸麻。最后,她的头发被揪住,从床头摔到地上。

  期间,公婆丢下夫妻两人,抱着哭喊的孙子离家。

  在丈夫翻看她的背包时,李建婷决定逃跑,但防盗门阻碍了她的行动。在楼道拐角处,背后的一脚重击再次让她扑倒在地,除此之外,脸、头、胸、背等更多部位遭受了打击。

  四个小时后,女人的哭啼哀求以及男人体能的消耗,最终结束了这场暴力。倏忽间,李建婷从家里成功出逃。

  这是2003年10月17日早7点至11点发生的一幕。当时,所有的家庭正准备上班,期待第二天到来的周末。

  在李建婷看来,这场殴打也并非毫无预兆。

  此前一天,李建婷因领取丈夫的住房公积金,彼此发生口角矛盾。更早的一段时间,从农村赶来照顾孙子的公婆,因琐事与李建婷相处得并不愉快。至关重要的是,李建婷称,全家人公然向她宣称,李建峰包二奶,且二奶已怀孕。

  在李建婷的记忆中,这已不是丈夫第一次施暴,但却是最狠毒的一次。“他想逼我离婚,跟二奶结婚。”她告诉影响力周刊记者。

六年维权之路

  2003年10月19日,李建婷向东营交警支队法制科科长温希玉哭诉,让其验伤并在其处留宿。20日早晨,她找到东营市公安局局长王福昌,要求处罚李建峰。

  随后,在姐姐陪同下,李建婷到利津县中心医院和东营市人民医院检查,病例记载李建婷“胸部疼痛,有外伤史,右第三肋骨有骨摩擦音”。

  在一份《东营市家庭暴力致伤鉴定中心关于李建婷的法医学鉴定书》中,称“被鉴定人李建婷之损伤已构成轻伤”,鉴定日期是2003年11月4日。山东省荣军医院作出结论:李建婷因被人打伤致右第三肋骨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

  10月31日,被双方单位领导劝解回家的李建婷再次遭遇家庭暴力,被丈夫李建峰踢伤手。李建婷拨打110报警,出警的是公安局交警支队官员。他们大多属于李建峰的直接或间接上级,来此劝架。

  但矛盾没有被官员的劝说化解,李建婷决意起诉丈夫故意伤害罪。她开始长期奔波于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市妇联、市法院、市政府、省公安厅以及北京之间,艰难维权。

  2004年4月19日,李建婷的维权之路毫无进展时,李建峰起诉离婚。是李建婷曾当着他和同事的面,指责他在外包养小姐,用极其侮辱性的语言对他进行诽谤。

  李建婷坚决反对离婚,她在法院“拿刀子、喝农药”表明自己的立场,“离婚就会让二奶得逞”,东营区法院亦未准许离婚。2004年12月30日,东营东城区公安分局以李建峰故意伤害罪立案,李建峰矢口否认故意伤害,但要求对李建婷重新进行伤残鉴定。

  这一案件于2005年8月11日在东营区法院审理。法院认为证言时间太久,并不可靠,一些证人忘记所说的话,“事实、证据发生变化”,撤销起诉。在随后的8月20日,她来到山东省公安厅,把遭遇告诉了一位叫曲植凡的厅长,“禽兽不如,不配做警察”,厅长的论断曾让她激动不已。

  但这位厅长的愤怒,显然没有给案件带来任何实质进展。

舆论反击战

  2006年11月25日,这一天,适值第七个世界反家庭暴力日。李建婷建立“中国反家庭暴力网”,试图通过另一种途径维权。

  她把自己的遭遇,以帖子形式在网站公布,“想把案件报出,形成舆论压力”。让李建婷始料未及的是,伴随15万人次的点击量,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相同遭遇的女人求助。天真、软弱、逆来顺受,以及拥有一个暴戾的丈夫,是这些女人相同的不幸。

  “一位湖北的初中生给我打电话,说姐姐被姐夫打傻了,哭着问我该怎么办。”众多故事就在李建婷口边,故事由“女人”、“殴打”、“鲜血”等柔弱与血腥的词汇构成,不知所措。

  李建婷反抗家庭暴力举动,引起了媒体关注。她先后接受陕西卫视、山东电视台、中国青年报等媒体采访,家庭暴力事件开始浮出水面。

  “只要是女人,就有做女人的权利,就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她鼓励那些苦难软弱的女人,对家庭暴力说不,虽然她意志坚决,但从自身现状来看,这种意志充满艰辛。

  “等我的维权路结束了,会借助中国反家庭暴力网站,帮助其他女性维权。”李建婷说。

  2009年8月18日,李建婷起诉丈夫故意伤害罪案,终于转移至章丘法院,异地审理。

  此时,距事发时隔六年。

“她是偏执、妄想狂”

  1998年,爱恋让两位年轻人不顾两地分居的思念,结为夫妻。

  一年之内,从利津县匆匆赶来相会的李建婷时常发现,丈夫床上存在女人长发的蛛丝马迹,以及黄色光盘。

  李建婷称,在随后的时间里,李建峰开始显露二奶存在的迹象,“我喜欢披肩长发的女人,以后要开夫妻发屋,一个离子烫就三百,你当老师才挣几个钱”、“进了公安局,什么媳妇找不到”。这种玩笑似的戏谑,让李建婷坚信二奶的存在。

  李建婷坚称的二奶,是一位姓崔的女子。

  2003年冬,李建婷称,看到李建峰与女子携手乘103路公交车去西城游玩,“搂搂抱抱,互喂零食”。此后,她还多次看到两人一起骑自行车,或李建峰用摩托车载着女子。“她为李建峰堕过一次胎,现在生有一子。”

  2009年8月18日下午,分居六年的夫妻在法庭相遇。

  法庭外,李建婷保持了沉默,不经意地注视着孩子,还有这个曾经相爱的男人。李建峰情绪激动,双手抱拳放在胸前,陈述自己的不幸,“她管过孩子吗,孩子五个月到现在,她关心过孩子吗。老人和孩子现在租房住,我姐伺候着。”

  李建峰的姐姐告诉记者,“孩子没有妈妈,现在叫我妈妈”。

  李建峰坚决否认曾包养二奶,并从资金状况、警察荣誉到社会道德,力陈包二奶的不可能性。

  李建峰称,生活中两人会有拉扯推搡,但不曾殴打妻子。对于2003年10月17日上午发生的事情,李建峰说,“记不清了。”

  他用“感情很好,关系一般”阐述两人婚后的感情生活,“她偏执、多疑、妄想狂,总怀疑有人害她。”最后,他对妻子总结道。

  期间,他们瘦高清秀的儿子,穿梭在爷爷、姑妈身旁,偶尔瞥瞥神情严肃的男人和女人。

家庭暴力 根源还是结果

  夫妻私底下的爱恨情仇,终于在8月18日下午两点,演变成法庭上的据理力争。

  在法庭上,李建婷确信,她持有的伤残鉴定、影像资料、双方单位领导证言,是证明家庭暴力最直接证据。

  李建峰辩称,自己在2004年8月才得知妻子被打致轻伤一事。此事与他没有关系,他没有殴打过李建婷,只是发生过推、拉、拽等肢体动作。此外,从李建婷当时在医院拍摄的影像资料来看,她的肋骨也并未发生骨折。公诉方和李建婷提供的证据都是传闻证据,并没有目击者的供词,证据不足。

  “李建婷性格偏执、多疑、有妄想症,是产生家庭矛盾的主要原因。”李建峰在法庭上重复说,李建婷多次向上级反映他“包二奶”、有私生子,并说出了“二奶”和私生子的姓名。根据东营警方调查,“二奶”查无此人,私生子的名字有,但户籍信息与李建婷反映的不一致。

  其辩护律师表示,李建婷或患有精神疾病,希望进行精神鉴定。

  检方公诉人认为,李建婷2003年10月受伤,当时二人生活在一起,李建峰自称第二年8月才知道,显然不符合逻辑。而且,家庭暴力多发生在密闭的环境中,找到目击者相当困难,“证据充分,事实清楚”。

  六小时声泪俱下的彼此控诉后,审判长宣布退庭,择日宣判。李建峰告诉记者,他准备起诉李建婷侮辱诽谤。

  李建婷也表示,假如败诉,她会继续上诉;如果胜诉,会借助中国反家庭暴力网站,帮助其他女性维权,“我在维权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中国女性反家暴的维权路很漫长。”

  “我们的名字像不像兄妹。”庭审结束后,李建婷曾笑着对记者说。

  十一年前,同是25岁的两人,不顾工作两地,在朋友的祝福与赞叹中,走到一起。一年之内,“二奶”、“暴力”以及生活琐事,摧毁了彼此的信任与忠诚,还有责任。

  他们,只不过是千千万万家庭中的一对。

  当这对男女在法庭唇枪舌剑,甚至使用最恶毒的词汇形容彼此时,他们七岁的儿子——这个长着母亲脸型和父亲肤色的男孩,坐在休息室的铁椅子上,一个人玩耍。■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特此通告:最新消息,恶警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09  中国反家庭暴力网 联系:QQ:956036089 电话:13210312059 鲁ICP备09002381号  站长:李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