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推荐]婚姻与家庭杂志:对丈夫的拳头说“不”     ★★★ 【字体:
婚姻与家庭杂志:对丈夫的拳头说“不”
婚姻与家庭杂志:对丈夫的拳头说“不”
作者:策划执行…    文章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    点击数:4389    更新时间:2009-12-3    

 

                      对丈夫的拳头说“不”

 

 

你是否认为,家庭暴力离你很远?

 

让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每年约40万个解体的家庭中,25%缘于家庭暴力;在离异者中,暴力事件比例高达47.1%;全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高达30%

 

这是一组惊人的数字。很可能,她和我们坐同一班车、她和我们进出同一个单元、她和我们经常碰面,她甚至就是我们的同事、朋友、亲人,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正在遭受暴力的侵害。

 

暴力带来的伤害是永久的,就像烙在身上的痕迹,即使剧痛过后,也要用漫长的时间学习正视伤痕。

 

你,了解家庭暴力吗?你,会保护自己吗?

 

1125,世界反对家庭暴力日。如果你或你的身边,家暴正在上演,那么从这一刻起,保护自己、关爱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先自助,才能更好地得到别人的帮助。

 

家暴误区一:“没知识没文化的人才会打老婆”

 

张欣的丈夫是有文化有地位的。他是高级工程师,事业有成,儿子在市重点高中读书,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幸福家庭的模板。然而张欣遭受家庭暴力已有18年,她像很多有一定文化的女人一样,选择了沉默,为了孩子、为了面子。从头到尾,张欣在叙述过程中都没有提过丈夫的名字,每次都以 “他”代替。

 

他是“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分到了我爸单位,而我是单位的会计。我爸很看重他,就极力撮合了我们俩。我第一次挨打时还没出月子,当时儿子对牛奶过敏起了一身湿疹,他却非要给孩子擦带激素的软膏。我不让,要带孩子去医院,他突然间抢过儿子,抓住我的头发劈头就给我两巴掌,发狂一样冲我怒吼:“我说抹得好就抹得好!就你懂!就你科学!”那次他揍了我半个小时,我掉了3颗牙、两根手指骨折、浑身青紫。

 

后来他妈和他一起给我下跪道歉,写保证书,求我原谅。我看他还算有诚意,再加上我爸是单位领导,如果让别人知道他自己找的女婿这样,太给他丢面子了,所以我谁也没说,就原谅了他。我想,他毕竟算是有文化的人。

 

接下来他事业不太顺利,对我也越来越苛刻,床单没铺平、拖鞋没摆齐、摔破了盘子,轻则骂,重则打。他能一骂好几个小时,像“把你扔大街上叫花子都不要你”这种话是家常便饭。

 

7年前我参加了个同学聚会,自那以后,他就疯狂地怀疑我有外遇。检查我手机、不让我接电话、跟踪我,跟男同事一起开会,他都要怀疑,都是一顿暴打。要不就把我按在地上,强迫我跟他过性生活。我们整栋楼都是一个单位的人,这么多年,每次挨打我都忍着不出声,我怕别人知道了看不起我爸、看不起我,也怕别的小孩知道了欺负我儿子。

 

我想过离婚,但他威胁我说,掌握着我爸工作中的错误,如果离婚就把我爸捅上去。要不就不吃不喝,说要自杀、要跳楼。他现在看见别人离婚也会反过来冷笑着威胁我:“我不怕离婚,要离婚我先杀了你和儿子,再自杀。”我不知道能做什么,这么多年一直盼着他出个意外,就那么死了……

 

掩饰、隐瞒,让家庭暴力如同一个高压锅,当所有的排气口都被堵上,内部的压力会越积越高,最终,将所有局内人都炸个粉身碎骨。只有打开通气阀,说出来、动起来,才能保护自己,才能真正守护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面子或许能粉饰太平 ,但谁来为长期压抑的破碎心灵埋单?

 

家暴误区二:“他认错了应该会改”

 

抽样调查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丈夫打妻子,妻子有责任甚至是由妻子蛮不讲理造成的;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当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时,丈夫可以打妻子”。

 

概念的混淆让受害者承受了舆论的谴责,反而为施暴者撑起了保护伞。暴力倾向是由社会文化中的不良观念、人格心理问题等多方面因素构成的。无论妻子做错了什么,都可以有很多种解决方法,更何况在很多家庭暴力中,妻子的“错”是由施暴方来定义的。在家庭暴力中,暴力永远是最大、最主要的错。

家庭暴力对女性的伤害是巨大的,不仅是身体上,更是精神上。不仅侵犯人权、摧毁自信心和尊严,还会摧毁她们的自我认知,让她们自卑、自责,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

 

“我不知道,可能就是我自找的,都是因为我性格问题,我自找的……”安捷下意识地重复着。她在摆脱了“暴力男友”后,却不幸地迈进了“暴力婚姻”。

我的前男友是我的大学同学,交往半年左右,他就动手打了我,打得很重,很长一段时间,我看见男人就害怕,大学期间我也再没有谈过恋爱。毕业后,亲戚介绍我去相亲。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儒雅、浪漫,他会做饭,而且一直说喜欢孩子,我觉得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有暴力倾向。就在我们准备婚礼的时候,争吵来了。他坚持要大操大办,而我只想请至亲好友,剩下的钱用来度蜜月。争执中他的拳头暴风雨般地落下来,他掐着我的脖子吼:“你怎么那么固执!你怎么那么不听劝!”

 

我的心刹那间凉了,那时,我们领证只有3个月,而且刚刚查出怀孕。

怀孕6个月,他突然让我辞职,说电脑辐射对孩子不好。我据理力争,并买了防辐射服,也下载了很多专家建议。但他看都不看,一拳又一拳地往我肚子上打:“你就得较真是吧?你非得争个理是吧?那这孩子不要了!”那次,我流产了,断了一根肋骨,还因为耽误工作失了业。

 

我想过离婚,但他不同意,他总是说:“就你这脾气,谁跟你过啊,是个男的就得抽你……”我妈也劝我:“两人过日子都有个磨合期,别太倔。”朋友也说:“你太较真,有时候是挺让人生气的……”

 

我们只要一有争执我就会挨打,我也不想工作了,不想出家门,我觉得可能我真的有问题,谁也没法跟我好好过……

 

长期遭受暴力的女性,看似没出息、甘愿挨打,其实是长期暴力环境塑造了她们的恐惧心理。无数次的挨打和失败的反抗,强化了她们的无助感,很多女性会因此患上“受虐综合征”—她们往往情愿留在这种时好时坏的充满暴力的婚姻关系中,无望地企图帮助暴虐的丈夫改掉“坏毛病”。于是,家庭暴力也就周而复始地持续下去。

 

其实,每一个受害者都不是一座孤岛,每一个人都要去连接,连接法律的支持、众人的帮助、健康的心理,扫去阴霾的未来……

 

家暴误区三:“男人打老婆是被女人逼的”

 

抽样调查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丈夫打妻子,妻子有责任甚至是由妻子蛮不讲理造成的;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当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时,丈夫可以打妻子”。

 

概念的混淆让受害者承受了舆论的谴责,反而为施暴者撑起了保护伞。暴力倾向是由社会文化中的不良观念、人格心理问题等多方面因素构成的。无论妻子做错了什么,都可以有很多种解决方法,更何况在很多家庭暴力中,妻子的“错”是由施暴方来定义的。在家庭暴力中,暴力永远是最大、最主要的错。

家庭暴力对女性的伤害是巨大的,不仅是身体上,更是精神上。不仅侵犯人权、摧毁自信心和尊严,还会摧毁她们的自我认知,让她们自卑、自责,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

 

“我不知道,可能就是我自找的,都是因为我性格问题,我自找的……”安捷下意识地重复着。她在摆脱了“暴力男友”后,却不幸地迈进了“暴力婚姻”。

我的前男友是我的大学同学,交往半年左右,他就动手打了我,打得很重,很长一段时间,我看见男人就害怕,大学期间我也再没有谈过恋爱。毕业后,亲戚介绍我去相亲。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儒雅、浪漫,他会做饭,而且一直说喜欢孩子,我觉得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有暴力倾向。就在我们准备婚礼的时候,争吵来了。他坚持要大操大办,而我只想请至亲好友,剩下的钱用来度蜜月。争执中他的拳头暴风雨般地落下来,他掐着我的脖子吼:“你怎么那么固执!你怎么那么不听劝!”

 

我的心刹那间凉了,那时,我们领证只有3个月,而且刚刚查出怀孕。

怀孕6个月,他突然让我辞职,说电脑辐射对孩子不好。我据理力争,并买了防辐射服,也下载了很多专家建议。但他看都不看,一拳又一拳地往我肚子上打:“你就得较真是吧?你非得争个理是吧?那这孩子不要了!”那次,我流产了,断了一根肋骨,还因为耽误工作失了业。

 

我想过离婚,但他不同意,他总是说:“就你这脾气,谁跟你过啊,是个男的就得抽你……”我妈也劝我:“两人过日子都有个磨合期,别太倔。”朋友也说:“你太较真,有时候是挺让人生气的……”

 

我们只要一有争执我就会挨打,我也不想工作了,不想出家门,我觉得可能我真的有问题,谁也没法跟我好好过……

 

长期遭受暴力的女性,看似没出息、甘愿挨打,其实是长期暴力环境塑造了她们的恐惧心理。无数次的挨打和失败的反抗,强化了她们的无助感,很多女性会因此患上“受虐综合征”—她们往往情愿留在这种时好时坏的充满暴力的婚姻关系中,无望地企图帮助暴虐的丈夫改掉“坏毛病”。于是,家庭暴力也就周而复始地持续下去。

 

其实,每一个受害者都不是一座孤岛,每一个人都要去连接,连接法律的支持、众人的帮助、健康的心理,扫去阴霾的未来……

 

小贴士

从婚前到婚后,

三步远离家庭暴力,保护自己

 

1

婚前,学会辨别

 

很多家庭暴力在婚前就已经显露端倪,如果婚前能够判断对方是否有暴力倾向,是否会成为家庭中的施暴者,那么,很多不幸可以避免。在心理学中,判断对方是否有暴力倾向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一个人处理压力、焦虑的方式。在确定关系之前,不妨先问问自己下面这些问题:

 

1.他是否非常传统,坚持“男人应如何,女人应如何”?

2.他是否来自一个暴力家庭?

3.他的情绪是否呈两极化?他生气时是否缺乏自制力,毁坏物品甚至伤害他人?

4.他是否看轻他自己?

5.他能否在意他人的感受?是否对他人相当无礼?

6.他重视你的意见吗?他企图使你在其控制之下吗?有没有试图将你与亲友疏远?

7.对于你的成功,他会愤怒吗?对你的追求、你自己的兴趣,他会表示赞许或认同吗?

8.你常常觉得你要为他的错误负责?

9.当你要他停止对你的无礼行为时,他是否真的停止?

10.他是否对动物很残忍或曾经对他人有过暴力倾向?他曾经打过你或者他的前女友吗?

11.在约会时,他是否对你很恶劣?

12.你是否因害怕分手后遭到报复而不敢提出分手要求?

 

2

生活中,学会应对

 

家庭暴力的行为映射到心理上是一种控制,施暴者在控制配偶的同时,也在努力控制自己,使事态免于失控,使自己保有自我和自尊。这也就注定了家庭暴力的危险性,它是会渐进、升级,有可能失控的。所以,我们在生活中要学会应对暴力,保护自己。

 

1.当你面对第一次身体暴力

 

第一次家庭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机会,千万不要因为是初犯,就轻易放过。事实上,家庭暴力往往是逐步升级的,开始看起来能够忍受或放过,其后只会越演越烈。

 

首先,处理第一次家庭暴力要立即采取措施,绝不能让暴力生效。比如夫妻俩为某件事争得很严重的时候,丈夫控制不住打了妻子一下,如果妻子因此妥协了,显然丈夫就会认为这一巴掌非常有效,暴力也自然会被列入常规解决办法。

其次,必须让施暴者深刻意识到:暴力的缺口绝不能开。妻子要严肃、认真、正式地申明自己绝不能容忍暴力和哪些行为是坚决不能发生的,如果再发生,就要报警或采取其他行动。

 

最后,你们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方式需要改变,让他明白“有话好好说”的重要性。必要时,可以签订不可违的双方协议。有时候,施暴者会边哭边忏悔,用“爱你”、“没控制住”、“再也不犯了”等等做借口,避而不谈心理深处的施暴原因,如果轻信,只会使暴力在婚姻中扎根循环。如果可以,最好在暴力刚开始时及时求助专业人士,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原因导致了暴力,找到根本的解决办法。

 

2.当你面对日常的精神暴力

 

家庭暴力包括身体暴力和精神暴力。当女性面对身体暴力时,往往在生活中也面临着来自丈夫的精神暴力。如:

贬损:“扔大街上都没人要你!”

威胁:“如果你走出这扇门,我就伤害孩子/你的亲人/自杀……”

猜忌:“你是不是背着我跟**出去了,你是成心的吧……”

强迫:“我就要现在做爱!你不同意?你不同意一个试试!”

愤怒:“我就愿意砸东西,我就愿意摔门,我的东西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

 

精神暴力贯穿于生活的各个角落,让女性痛苦不堪,同时,如果应对不善,也会使它上升到身体暴力。

 

面对这些精神暴力,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硬碰硬,不要跟他顶着来、甚至反过来威胁他,这会让他觉得丧失控制感,于是采取身体暴力将你彻底镇压。面对精神暴力,要尽可能地把话题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另外,在面对精神暴力时也不要去跟施暴者讲道理、争对错,这会让他感觉你在企图讽刺他、压制他,想要赢过他,于是他会使用终极武器—身体暴力来赢得最终胜利。

 

3. 当你面对道歉和忏悔

 

“我保证不再犯了”……施暴者的忏悔也是一种不愿意面对事实真相,而希望简单了结的逃避策略。

 

不管他的忏悔看起来多么真诚、多么可怜,都不要轻易放过他的过错。不要用无声带过的方式原谅他,而要在这时把他的过错、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以及再这样的后果说清楚。

 

不过,因为忏悔的人至少是可以沟通的,完全可以尝试这样说:“我看到你的真诚了,但我还是想把事情说清楚,这样我和你的心中就都不会心存芥蒂。我需要把我受到的伤害和我的感受告诉你,也希望了解你的感受,这样我们就不会再为同样的问题发生矛盾了,好吗?”如果可能,可以趁此机会两人一起接受心理咨询,真正解决问题。

 

3

法律上,学会维权

 

一组统计数据表明,当夫妻发生冲突时,找单位、居委会、报警的很少,其中找单位、居(村)委会的只有3.1%,找警察调解的有0.4%。一些女性是碍于面子或威胁,还有很多女性觉得找人没用,报警也没用,只会被打得更重。的确,在家庭暴力方面,法律上还存在很多盲区。

 

但随着社会观念的逐渐转变和法制的推进,家庭暴力不再是“家务事”。2008年全国妇联、中央宣传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卫生部联合制定了《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若干意见》,将家庭暴力的预防和制止纳入了公安机关的受理范围。中国大多数省份都建立了“110”反家庭暴力报警中心,或在派出所、社区警务室挂牌成立维权投诉站。

 

北大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张荆律师说:“对于受害人来说,收集证据的意识和掌握一些取证常识是非常重要的。”

 

已经建立了个人反家暴网站的李建婷,遭受丈夫外遇和暴力,6年来一直通过法律途径起诉赔偿。

 

儿子还不满一个月时,丈夫就拿出16开的白纸,胁迫李建婷签名离婚,然后他要随意添加内容。这时,丈夫的情人已经怀孕。李建婷不同意,丈夫就用力踹他。儿子四五个月大的时候,因李建婷不同意离婚,丈夫打折了她的胳膊。几个月后,丈夫又当着儿子的面暴打她4个小时。

 

因为丈夫是交警,所以李建婷向山东东营交警支队报警,并向法制科申请验伤。经医院检查和家庭暴力致伤鉴定中心鉴定,李建婷之损伤已构成轻伤,评定为十级伤残。

 

没过多久,李建婷再次遭遇家庭暴力,被丈夫踢伤手。她拨打110报警,并决意起诉丈夫故意伤害罪。从此,她开始长期奔波于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市妇联、市法院、市政府、省公安厅以及北京之间,艰难维权。期间丈夫又先后两次殴打了李建婷。“他故意回家生事,然后故意打我。最厉害的一次他当着交警支队人员和保安在交警一楼大厅打我,都有接警记录。”李建婷希望可以最终打赢官司,让丈夫受到相应的制裁,自己得到应有的赔偿。“像这种人就不能妥协,就要公开、曝光,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尊严。”

 

记者采访李建婷时,多次打电话无人接听,李建婷说自己怕手机被监听,为了安全起见常常更换。李建婷用3个词来形容丈夫对付自己的手段:“跟踪、威胁、迫害。”家里经常被撬窗,防盗门锁经常被弄掉,李建婷经常三更半夜打110跑到派出所,第二天还得照样上班。但是她说:“我过得非常艰难,但是我心态很好。”

 

从李建婷的做法中,我们可以看出报警和验伤的重要性,这些都会成为付诸法律时的重要证据。在取证之前,我们要先构建对暴力的零容忍概念,中国政法大学夏吟兰教授说:“面对家庭暴力,要做到零容忍,构建零暴力的婚姻模式。”

1. 关于家庭暴力的取证

 

第一个重要证据就是警方介入证据。在遭受家暴后,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报警。

在警察到来后,要向警察着重强调自己遭受殴打而不是家务纠纷,但不要把挨打的原因过分渲染,要实事求是。在这期间,一定要求警察做记录,并且在记录中要说明被打的情节,告诉警察这对自己很重要。还要请求公安系统要求对方写检查,在里面写清殴打细节,作为日后证据。总之,一定要设法留下这次暴力经过公安系统介入的痕迹。同时,也可以向各地的家庭暴力庇护所申请庇护,如今,北京等10余个省市已经建立了多家家庭暴力庇护所,其他地方也在相继建立。不要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这些记录都将是日后的重要证据。

 

第二个证据就是验伤。报警后,警方会根据伤情判断,如果涉及刑事责任,警方会让受害者去指定地方做鉴定。如果警察没有让你去鉴定,可以在此时向警方申请,让警方出具证明,去指定地点验伤。目前,全国也已经有20余个省市建立了家庭暴力伤残鉴定中心,专门进行家庭暴力的验伤和鉴定。如果没有这个条件,也要第一时间自己去医院进行诊断治疗,医生的诊断证明能够客观地说明受害人受伤的情况,与报警记录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一个证据链条。有殴打的事实、有受伤的情况,无需警方指定验伤地点,一般医院的诊断书一样有效,这样,受害人举证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在此之外,一定要将伤情拍成照片,作为证据保留。

 

第三个要收集的证据就是人证。因为家暴案一般发生在私密空间,这给受害人举证会带来一定困难。尽可能找机会打开门窗,让其他人知道,要告诉亲朋好友、邻居等等,让尽可能多的人成为你的人证。同时,可以向居委会、村委会、其他基层机构求助,希望他们介入调解,规劝对方,多方面搜集人证。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在20085月出台了《涉及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指南》。该指南规定,公安部门的出处警记录、庇护所的庇护记录、医疗部门的治疗记录、妇联的处理记录都可以被采纳为家庭暴力的间接证据。

 

2.关于婚姻中

施暴者其他过错的取证

 

很多女性想要付诸法律时,除了家庭暴力的取证外,关于对方的其他过错取证也一样重要。如对方有赌博、外遇、吸毒、不尽家庭义务(如不给生活费、常年不在家、不对孩子负责任等)等行为,都是法律意义上的离婚事由。这些问题也要尽可能留下相关证据,都是非常有用的。一方面,一些妇女出于种种原因,关于家庭暴力的取证不足,那么对方的这些过错证据可以帮助她们离婚;另一方面,这些证据也能为女性争取到过错赔偿。

 

3. 关于受害方人身安全的保护

 

很多女性会像李建婷一样,受到施暴方的“跟踪、威胁、迫害”,即使离婚也不能幸免。正是因此,很多女性往往对离婚望而却步。法律在有关“分手暴力”的问题上尚存在一定空白,难以及时保护受害者的安全。但统计表明,分手暴力大多发生在居住距离较近的情况下,所以要和施暴者尽可能地拉开距离。同时,中国法律大学夏吟兰教授表示,关于保护受害者人身安全的“人身保护裁定”作为将来的《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一部分,目前已经在一些地区试点展开。如果针对受害方的“保护令”得以立法并推行,那么受害方的人身安全则可以得到及时保护,并可以远离施暴者的威胁和迫害。

 

法律帮助机构

 

  全国妇联玫琳凯反家暴热线:16838198

  中国法学会反对家庭暴力网络:http://www.stopdv.org.cn/cn/index.asp

  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咨询热线:010-8483327684833270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热线电话:010-6403338364073800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婚姻与家庭杂志:对丈夫的拳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09  中国反家庭暴力网 联系:QQ:956036089 电话:13210312059 鲁ICP备09002381号  站长:李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