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东营女教师反家庭暴力 恶警丈夫领刑八个月     ★★★ 【字体:
东营女教师反家庭暴力 恶警丈夫领刑八个月
东营女教师反家庭暴力 恶警丈夫领刑八个月
作者:张晓娜    文章来源:读者报-影响力周刊    点击数:4290    更新时间:2010-5-28    

 

       能被妻子用“禽兽”、“恶警”、“狂犬”、“无赖”这些充满仇恨色彩的词汇来描述的丈夫可谓凤毛麟角,但身为警察的李建锋做到了。七年前的一起家庭暴力案,让女教师李建婷学会了用法律来维护尊严,然而七年后量刑畸轻的判决结果却引发了绝大多数人的质疑声

  “东营女教师反家庭暴力”续

  恶警丈夫领刑八个月

  □ 本报记者 张晓娜 发自北京

  “判得太轻了。”李建婷的心依旧很沉重,她说,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天,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济南街头徘徊了很久。

  这个山东省东营市实验小学的女教师,七年前,曾因家庭琐事被丈夫原东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法制科副科长李建锋毒打,致右胸第三根肋骨骨折,不堪家庭暴力的她愤而通过法律来维护尊严(本报曾于去年8月29日以《李建婷一位教师的反家庭暴力样本》为题予以报道)。直到今年4月23日,山东省章丘市人民法院才最后宣判,李建锋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七年维权路,开了三次庭,两次异地后,等到了这个结果,37岁的李建婷很是不甘心,她坚持还要继续申诉。

  “家就是个旅店”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七年,但李建婷说起时仍心有余悸。对于2003年10月17日上午,她被丈夫李建锋持续数小时拳脚相加时的可怕经历,李建婷已经不愿意再过多回忆,像一个雷区一样,每次她都轻轻地绕过。

  当时,医生诊断李建婷为右胸第三根肋骨骨折。经伤残鉴定,该处损伤构成十级伤残。而这顿毒打给她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疼得厉害直想掉眼泪,每次上课板书时,都不敢用力,也不敢搬重物,逢下雨天,伤口就隐隐作痛。”

  除了身体伤害,李建锋留给她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伤害。七年来,李建婷一直生活在阴影中。

  2010年5月13日,开完家长会后,已经是深夜十点半,像往常一样,李建婷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家里走去。

  “我就这样天天在单位,我家现在就像个旅店一样。”每天大多数时间,李建婷都待在学校里,一是因为工作确实忙,二是家对她来说早已经名存实亡。

  磨难让李建婷逐渐变得坚强,她现在可以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告诉记者:家里只有她自己住,她回家后会发现,有时窗户被撬开了,有时门被撬开了。窗台上手印、脚印都特别大,屋子被弄得乱七八糟,被子里被泼上了盐水,怎么晒都晒不干。“家里的水我从来都不敢喝,油盐酱醋做饭的我也不敢用,我怕他害我。”

  不能上网,不能做饭,只能简单休息。这就是李建婷对家的全部定义。

  殴打李建婷的时候,儿子豆豆被李建锋和其父母抱走。除了上次在法庭见过一面后,至今她已多月不见七周岁的儿子,“儿子怎么样了,我现在都不敢多想。”李建婷很肯定地告诉记者,李建锋确实有外遇,在外面包养了情人,并生有私生子。

  李建婷说李建锋为此想尽了各种办法折磨她和儿子。“出事后,李建锋就不让孩子上学了,他给孩子留条命就不错了。”

  说到儿子,李建婷还小声告诉记者,“我儿子还很小,只有一两个月大时,儿子的小鸡鸡就被他父亲给捏坏了,他不是人,简直就是禽兽……”话语未毕,这个作为母亲的女人再也说不下去,她开始低声啜泣。

  因当年同在山东省利津县一所初中教学,李建婷就此认识了李建锋,尽管她当时并不看好李建锋,但他“当时屁颠屁颠的,极尽讨好之能事”。

  “跳到了火坑里。”李建婷如此形容这段孽缘。而最终选择和李建锋在一起,让李建婷有说不出的后悔。

  “他家的家风不好,一家人都这样。”就连小区的邻居都和李建婷说,“你呀,这个人太贤惠了,太贤惠了不好。”邻居甚至告诉她,她上班之后,她的公公婆婆抱着孩子把她的衣服扔到外面,甚至还说“这个女人欠打、该打,实在不行,用刀子捅进去”的话。

  想要帮助更多的人

  在中国反家庭暴力网的首页上,李建婷用“禽兽”、“恶警”、“狂犬”、“无赖”这些充满仇恨色彩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的丈夫李建锋。“这完全是真实的,我敢对每一个字负责。”说起她这个丈夫,李建婷恨得直咬牙,“我要是得手,就想亲手剁了他1

  一次,李建婷在家里买了个带锁的皮箱,李建锋对此很害怕,怕里面藏有刀子什么的,会在哪一天遇到不测。李建婷认为他“做贼心虚,心里有鬼。”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对李建锋,李建婷用得最多的两个词就是“禽兽”、“禽兽不如”。

  从2004年开始,李建婷开始不间断地向当地各级机关反映问题,但由于李建锋在当地有一些关系,而收效甚微。2005年8月20日,李建婷又利用暑假间隙去山东省公安厅上访。听完李建婷的哭诉,一位叫曲植凡的厅长当场拍案而起,认为李建锋此举“简直就禽兽不如,不配做警察”。

  因多次维权看不到希望,2006年11月25日,李建婷开办了中国反家庭暴力网,她希望能通过另一种方式维权。在网上,她声泪俱下地控诉了李建锋的恶行,也是在这里,她认识了很多和她一样无助的女人。

  “尽管她们的伤有的比我还要重,但我的生存环境却是最恶劣的。”李建婷总结到,现在她仍然会不定期收到一些遭受家庭暴力的女人打来的无助电话。“她们打来电话向我哭诉,听完我的遭遇后,都觉得我比她们更惨。”

  “我讨得公道后,很想借助中国反家庭暴力网帮助她们。”李建婷说到这叹了口气,“都是女人不容易”。

  “在家是好孩子,在学校是好学生,在单位尽力干工作,什么时候也没有受过这窝囊气。”李建婷始终咽不下这口恶气,想要争口气,促成了她要通过法律维权的想法。

  然而几年来,为这场官司,李建婷耗掉了青春,失去了儿子,还有事业。对此,她有些感伤,“我从小就好强,什么都是最好的,现在别的老师都能在教学上出成绩,而我什么都没有,出事后的几年间,我只能教自然那些副科什么的,直到去年才开始教语文。”

  而让很多人不解的是,现在李建婷和李建锋还是合法夫妻。李建婷说她至今也没有打算和李建锋离婚,“不知道谁的过错,凭什么离婚呀。我现在不想离婚,我离婚了,他和二奶就得逞了。”

  这个在法庭上曾被李建锋及律师认为“可能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的女人告诉记者:“我要教学生,我自己能办案,您知道有‘被精神病’的人存在吗,我就是那种。”她说这话时嗓门很高,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量刑太低难理解

  提到2009年8月18日开庭那天,李建婷还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李建锋在法庭上特别猖狂,不但不认罪,还反咬一口。”

  在采访中,李建婷多次表示,李建锋的量刑太低。“判的时间太短了,正常都是在两年以上,他的量刑都是按照最低刑期确定的。”

  而案子宣判后,李建锋表示要上诉。

  “他上诉了,我还不服,我还生气呢。”因李建锋的远房舅舅在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李建婷也私下告诉记者,“对方为争取减刑花了很大力气”。

  和李建锋这样的人较劲,在当地和熟悉的朋友中,有很多人都认为不值得,但李建婷认为,自己做得对,就要做下去。

  “他是拥有特别职能的公务人员,却执法犯法,情节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而且过错并不在我,就应该从重从严处理他。”李建婷不解,李建锋拒不认罪,又不给自己补偿,凭什么给他减刑呢?

  因认为案件量刑畸轻,李建婷依法向章丘市人民法院和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她列举种种证据,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李建锋予以顶格的重判。

  “至少应该判两年。”针对李建峰的行为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且其拒不认罪,拒不赔偿,无悔罪表现,李建婷认为无论怎样都应该对其严惩。但是一审判决仅判处其有期徒刑八个月,这远远出乎她和律师的意料。

  在李建婷看来,量刑畸轻,根本没有对其严惩,反而在实质上对其从轻处罚了。她认为,这种处罚根本达不到惩罚犯罪、警示社会的作用。在刑事抗诉申请书中,李建婷同样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我就是这个脾气,这个案子我非得办成不可,为了办成我把命搭上都行。”李建婷态度异常坚定。■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09  中国反家庭暴力网 联系:QQ:956036089 电话:13210312059 鲁ICP备09002381号  站长:李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