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江西公安厅原副厅长情色交易       ★★★ 【字体:
江西公安厅原副厅长情色交易
作者:朱文佚    文章来源:转自三联生活周刊    点击数:3412    更新时间:2007/5/7    

 

江西公安厅原副厅长情色交易

 

    许晓刚2000年11月16日完成他访问美国的职务之行后途经香港,没有直接转机回南昌,他还有很多琐碎的私事要办。他的两个朋友——熊新兴和刘权祖,托他从香港帮捎两块百达翡丽牌手表。许晓刚去美国前把这事儿交给另一个朋友李晓东办了。这个江西宏基路桥公司老板正官司缠身,他因为虚假出资“吉安路桥”被调查。许晓刚就是此案的负责人。

  李晓东把两只表交给许晓刚时,两人心照不宣。李垫付了15万元港币。不久刘、熊二人把16万元买表钱打给许晓刚,许只拿出一半还给了李。李晓东觉得这并不过分,他还另外给了许10万元港币、一只肖邦牌手表和一台东芝牌手提电脑。和在“吉安路桥”案里许的关照相比,这些钱不值一提。许后来把手表给了他在夜总会上班的情人;电脑给了在北京上学的儿子。

  李晓东和熊新兴,只是在江西跟许晓刚称兄道弟的众多生意人里的两个。许晓刚愿意为“朋友”尽些举手之劳,甚至做些看上去和他职位不相称的事。重要的是,他从来不拒绝这些江湖朋友的要求。他在江西得到了“口碑”:比起其他身居高位的警界官员,许晓刚为人爽快、好打交道。人们愿意“投奔”他而来。

  2007年4月,在浙江衢州中级人民法院被提起公诉的许晓刚,数罪并罚,被判无期。长达10页的“衢中刑初字第7号”判决书展示了许晓刚职务行为以外的另一面:投机的商人、黑社会老大、歌厅老板、夜总会小姐、女歌手,都出现在这个原公安厅副厅长的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图谱上。

仕途

    许晓刚的仕途一直被奇迹包围。他早年当过兵,他的家庭普通,没有给他就业和晋职帮上什么忙。许晓刚退伍后的第一份工作是江西氨厂货车站的列车调度员,但很明显,他不是个甘于调度那些煤车的人。3个月后,氨厂当年唯一一个工农兵大学生指标,许晓刚抓住了。一名仍在氨厂货车站上班的列车司炉工说,多年后他再次注意到自己的这位工友,已经是在电视和报纸上。

  许晓刚以江西大学中文系毕业生的身份进入南昌市委宣传部,并很快被时任市公安局局长的于万海看中,成为于的秘书。这个“个子不高、长相文弱”的文职人员开始了他在南昌警界的生涯。

  “年轻”是许晓刚在这个系统里给许多人的印象。“精力充沛,会来事儿,能够协调公安系统内外处理各种复杂关系。”南昌一名公安分局局长解释许以文职身份进入警界不久就屡获提升的原因时说。当然,许晓刚的行事风格也深得他当时的上司于万海赏识。

  退休在家的于万海并不愿意对这位获刑的前部下有过多评论,他认为,许的问题都是在公安厅副厅长的位置上暴露出来的。

  但显然,在1993年以前仍没有显著政绩的许晓刚一再升迁有赖于于万海的着力栽培。上世纪80到90年代,他在东湖分局副局长、西湖分局局长等几乎是南昌公安系统最重要的职位上干过。那名接受采访的分局局长认为,“这些,在他几年后由处到副厅的关键性跃升上是相当有说服力的经历”。

  1993年出任南昌市公安局副局长不久,许晓刚顺利的仕途遇到了一个问题。这一年老局长于万海到了退休年龄,新任局长曾新民(1999年因受贿11万元和徇私舞弊罪被判13年)从进贤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调过来,在安义县任过县委常委、武装部政委,到南昌,除了公安局局长,还兼任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这位从“块”系统调到“条”系统上的新上司和许晓刚之间互相都一无所知。重新得到新领导的认可,许晓刚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或者,他可以为自己挑选一位新上司。许晓刚选择了后者。

  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正确。曾新民并不像前任那样容易沟通。许和曾被普遍看做是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人,许晓刚乐于交际,曾新民则顽固保守、不近人情。一名南昌公安系统官员说,“社会上对这两人的评价也因此迥然不同,认为前者‘容易接近’,后者‘很不好相处’”。没过多久,曾新民和时任省公安厅厅长丁鑫发(2006年因受贿和挪用公款共计517万元被判17年)之间的矛盾就成为江西省公安系统内的公开谈资。据说,两人在一次公安内部会议上因话题争执,曾新民从丁鑫民手中一把夺过话筒,让丁无法下台。

  于万海任上的几名市局副局长都先后调离岗位,许晓刚也主动向曾新民提出“去省厅试一试”的想法。全部使用自己了解的官员做副手,是刚上任的曾新民乐于看到的局面。而在这些副局长的工作调动上,曾新民只帮了许晓刚的忙。

  “当时几个副局长业务能力上都差不多。”曾新民回忆,“他(许)自己提出能不能调到省公安厅五处做处长。我看他年轻,有向上走的愿望。”他说:“我专门找了当时的省委政法委书记,跟他推荐了许晓刚。我说,许在分局分管过刑侦,有这方面经验。”

  1993年,许晓刚调入江西省公安厅刑侦处。他面对的是全新的部门,和一个新上司——丁鑫发。

投资

    认识许晓刚之前,张龙龙算是个生意上的失败者。这位江西博来集团老板90年代初期涉足南昌房地产业并没有好的收成,1996年他的金鑫阁歌舞厅开业,又受到南昌夜店市场几个老牌子“金昌利”、“嘉年华”和“2001歌城”的冲击,经营状况也不乐观。结交许晓刚似乎是张龙龙全部事业的一个“转机”。

  “按理说,许晓刚和张龙龙也只是在一个普通朋友的介绍下吃过一顿饭,之前素昧平生。许晓刚却很给这个面子。”一名南昌娱乐业内人士说,许听说张龙龙的歌舞厅刚开业,以南昌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专门前去帮撑了门面。在检察方的起诉书上,原东湖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张萍萍证实,金鑫阁歌舞厅开张不久,张萍萍带队检查,许晓刚听说专程过来打招呼,要张等今后予以关照。治安科副科长徐谦则证明,“张科长交待大家今后少去金鑫阁,即使去也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等”。“金鑫阁”,和“2001歌城”成了南昌为数不多的几个有公安检查“豁免权”的夜总会。

  这一年许晓刚的事业也在一个转机上。“曾在公安厅主政近10年的丁鑫发,是江西省各厅局长中连任时间最长的。丁出事后,江西省政法系统有10多名厅级、处级干部被先后免职,他们都是丁任内提拔的官员。”一名南昌官员说,江西武警出身的丁鑫发是政法系统的强硬派,他在人事管理上的风格突出,任人不避亲不避嫌。他的妻子章某是在江西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副总队长位置上退休的。“哪怕别人反对,他也会任用自己的老部下。在2005年免职的干部中,许多就是丁担任江西省军区副参谋长和武警江西总队总队长时的贴身部下。丁升任省检察长后,也从省公安厅带了一批人去,担任重要部门负责人。比如免职的省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兼干部人事处处长,曾做过丁的秘书。自己的一个前部下退伍后找到丁,被安排在了公安厅装备财务处处长的职位上。”

  在公安厅刑侦处处长一职上刚刚两年的许晓刚,要进入丁鑫发的人事视线,获得信任,并不容易。仍没有足够材料来支持许晓刚和丁鑫发交往的开始,但结果很清楚。只用了3年时间,许晓刚就从“局外人”得到了他仕途中最关键性的一次跃升。1996年底,43岁的许晓刚成为江西省公安厅最年轻的副厅长。知情人评价说,“许晓刚在这么短时间内获得丁的信赖,除了许办事效率的确让人赏识外,在很大程度上,因为许的风格很投丁鑫发所好,两人身上都有很重的江湖气,义气支配原则”。“许的这次升迁,当然还离不开他那些江湖朋友的助力。”

  许晓刚刚当上副厅长的这个春节,张龙龙给他拜年,包了8万元的红包给许作为荣升的贺礼。判决书上还认定,这一年“六七月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许晓刚在家中收受张龙龙送的2万美元”。知情人称,张龙龙的这两笔钱送得非常及时,1997年是刚升迁的许晓刚经济上最窘困的时候。

  这之后,许和张的关系变得更密切。1997年,张龙龙的朋友裘德锋因犯故意伤害罪在南昌市西湖区法院审理期间,为给裘德锋办理监外执行,张龙龙找许晓刚帮忙,许随后向时任西湖区法院院长的傅联任打了招呼,裘德锋被暂予监外执行一年。

  接受采访的一位分局局长回忆,“2001年,张龙龙的手下向别人追讨高利贷未果动手打人出了人命。分局追查到张,他就跑到香港去了,说是‘正和许厅在一起购物’”。

  许晓刚给张龙龙更大的回报还是生意上的。2001年,全国娱乐场所安全事故不断,在南昌大规模禁开迪厅之前,许晓刚就告诉张龙龙这个政策方向了。张的“金鑫阁”这一年由夜总会转型做餐饮,生意兴盛,一街之隔的公安厅成为他的大主顾之一。这一年年底,张龙龙的博来集团不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银行准备将张移送专案组,张再次求助许晓刚,许晓刚二话没说给商业银行行长徐荣生打了电话,要求对张龙龙在还款期限上给予关照。2002年春节,张龙龙到许晓刚家拜年,又给了20万元作答谢。

江湖

    “他很职业化。”许晓刚的辩护律师在和许多次接触后认为,许在他的印象里是那种在职业上“能干到顶尖”的警察。他说,警察在本质上是一个群体性工作,特别需要人和人的协同。“江湖气在某些地方对这个职业是有益的”,“但它往往容易越界”。

  许晓刚喜欢和人称兄道弟。他从不将人拒之门外,甚至对一些到江西报道负面新闻找到他的记者,他也热情相待。他喜欢在各场合和他的“朋友们”一连几小时坐在一起,而只有他一个人说话。他在这种聚会中放松自己。

  一名在西藏工作的人士回忆起几年前和许的一次类似的饭局,“当时在拉萨举行一个全国公安刑侦系统的援藏会议。我在布达拉宫广场的‘蒙古烤全羊’请江西一行吃饭”。许晓刚是晚到的人,但他很容易就主导了饭局的谈话。“他们到拉萨前先去的峨眉山。许晓刚来了后,就从四川的风俗谈起,甚至解释了一番‘少不入川,老不离川’的典故。酒桌上,他的部下都非常恭敬地听着。我记得他还对几位刑警出身的部下说,公安厅明年要安排基层的刑警去新马泰旅游,要他们到时候争取去。”许晓刚喜欢由他主导的“江湖”。

  2000年南昌发生“11·11”银行劫案时,许晓刚担任指挥员,当涉案人员在南昌出现时,他要求3000名警员实施零点行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将嫌疑人全部抓获。2003年7月,许晓刚在省政府非常设机构中兼任江西省处置劫机事件领导小组副组长。他在社会层面也同样知名。他的名声可以追溯到1999年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受贿一案。许晓刚是这个专案组的负责人,这是他担任省厅副厅长3年以来在权力舞台上的一次重要亮相,也使他的声名在江西警界开始崛起。

  胡长清案清查得很彻底。许晓刚开始注意在这些重要的权力场合有意识经营自己的社会关系网,“扩充他自己的江湖”。一名被采访者称,许晓刚意识到应该不失时机利用一些施恩于人的机会。一名胡长清的行贿人李建平当时被判处缓刑,李建平为此在2002年和2004年先后将10万元港币和25万元人民币汇入许晓刚的一名情人的账户,以资助她参加两届的青年歌手大奖赛。2004年,许晓刚让李建平替他购买“陆风”越野车的车款3.5万元,许晓刚在北京出差期间在凯莱大酒店门口收到了这笔钱。

  熊新兴,这个后来成为许晓刚“江湖”主要成员的生意人,是许在胡长清专案中的另一个重要发现。

  2000年3月,先后25次行贿胡长清310万元的江西奥特集团公司董事长周雪华从被临时羁押的江西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招待所五号楼脱逃,刚从胡长清专案组出来的许晓刚接着负责查办该案。知情人说,在周入狱期间,周的妻子四处找人帮忙解救丈夫,这时一个骗子找上门说,他可以设法把周雪华保出来。另外还能设法让中央电视台少拍摄、播出周雪华的镜头,事成之后,要周妻支付100万元的酬劳。“周妻四处筹钱,但周雪华落难之时,几乎没有人肯帮忙,只有和周有过生意往来的江西省抚州联达经济贸易有限公司老板熊新兴一口答应,借了20万元给周妻付了首款。”

  周雪华脱逃后,熊新兴因为这笔借款被公安机关传讯,和许晓刚相识。知情人说,“许晓刚向许多人打听了熊新兴各方面的情况。他后来曾对别人讲过,‘(熊)这个人,讲义气,能交’”。

  熊新兴在许晓刚广泛交结的社会网络中是最密切的关系之一,许晓刚将自己在公安系统内的资源介绍给熊新兴。许晓刚几次到抚州,都介绍熊与抚州市公安局几任局长、抚州市基层公安局领导及抚州市主要党政领导认识。起诉书称:邹友常、肖冬根、刘安东三任抚州市公安局局长都证实,许晓刚数次来抚州均有意介绍熊新兴,他们“感觉许晓刚与熊新兴关系很好”。

  判决书显示,2002年至2004年,有人多次向公安等有关部门举报熊新兴涉嫌违法犯罪问题,被告人许晓刚接到举报信后,将举报信的内容透露给熊新兴,熊新兴由此做好了应对调查的准备。2002年7月,抚州市公安局根据江西省委、省公安厅领导的指示,成立了以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尹光(因受贿罪,已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为组长的调查组,而尹证言,许晓刚在之前就当面对他说,会有一封举报熊新兴的信转到抚州去查,并指示“该查的要查清,该消除影响的也要消除影响”,“(我)当时就明白许晓刚想关照熊新兴的意思”。

  2004年9月23日下午,江西省纪委通过江西省公安厅要对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的熊新兴采取强制措施。省纪委“8·28”专案组和公安厅“8·25”专案组开会,研究抓捕熊新兴的方案,会上商定由公安厅依法对熊新兴进行刑事拘留,原江西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何斯望向分管领导许晓刚电话汇报此事。许晓刚把这个消息告诉“2001歌城”老板章新明,让后者再告诉他的情妇、曾在歌城上班的一名“DJ公主”李某,由李某转告熊新兴。熊新兴得知消息后外逃,致使当天的抓捕失利,未能成功。直至2005年2月28日,熊新兴才被执行刑事拘留。

女人

    许晓刚最后被查证的受贿金额中,熊新兴的行贿占了最大一个比例。而从判决书看,这笔钱中的大部分都没有在许晓刚身上多做停留,很快被花在了他的几个情妇身上。

  许晓刚的爱好,几乎是江西生意圈里人所共知的:打猎和女人。“他工作的时候不容别人打扰,有时会向下属发脾气,因为他们打断了他的一些思考。但花在打猎和女人上的时间和金钱,他从来不会觉得多。”一名知情人说。他的辩护律师认为他包养情人的行为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在家庭里他妻子的强势地位,对许晓刚非常了解的曾新民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但他否认了律师的说法。另一些和许晓刚打过交道的人认为,女人是许晓刚“江湖”的一部分。他把那些充满风险的贿金毫不吝啬地花在她们身上。

  这名知情人说,许晓刚从来不避讳他的情人在自己的朋友场合露面。他替在“2001歌城”认识的李某在太平洋百货包下了几个柜台让她经营,这位后来“开着宝马上班的售货员”相当引人注目。据说,李某逢人就喜欢提“我老公许厅”,许晓刚对此并不生气。

  为了给李某买车,许晓刚向几年前认识的赣州嘉道集团老板游道明索要了购车钱。2003年底,游道明把48万元现金放在一个纸箱里让他弟弟带到南昌交给许晓刚,并嘱咐是一箱很重要的“资料”。许晓刚收到后,把钱装在一个布袋里,交给李某,让她买辆宝马车。李某后来在检方证词中称,她当天就去提了车,支付47万余元车款后,还多了几千块。

  更多的钱花在歌手邓某的身上。“从江西上饶师院毕业的邓某,长相娇美,2000年参加全国歌手大奖赛,获银奖,在北京发展不顺,又回南昌,结识了许晓刚。”

  起诉书称,2002年,邓某与许晓刚、熊新兴在“2001歌城”唱歌,当邓某提出自己参加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的歌曲制作费没着落时,许晓刚当即叫熊新兴出这笔钱。唱完歌,熊新兴到车里取了5万元人民币。同年7月,因邓某出MTV、个人专辑,熊新兴又汇给她30万元。邓觉得资金还比较紧张,7月,许晓刚又让游道明和李建平分别汇款30万元人民币和10万元港币到北京邓某的账上。

  2002年下半年,邓某告诉许晓刚要到深圳拍MTV,许晓刚马上想到了胡长清案中的行贿人周华新,他跟周联系要求周的公司接待邓某,后来周华新认为公司接待不方便,拿出7万元人民币给了许晓刚。2003年底,邓某直接向李建平提出资助要求,李建平征求了一下许的意见,许让其帮助一下,2004年3月,李建平让公司出纳再次汇了25万元给邓某。

  关于被告人许晓刚收受136万元给情人邓某的指控,法庭上控辩双方就这一细节展开过争论。辩方认为,熊新兴等人在许晓刚的联络下,基于许晓刚的面子以赞助费方式直接支付给邓某136万元,邓某将该款用于制作个人演唱专辑、拍摄MTV及参赛等活动,许晓刚并未从中直接、间接获利。许晓刚只是利用职权为熊新兴等人赞助邓某居间介绍,仅系一种与职权有关的商业行为,并非利用职权向他人索贿。

  而熊新兴在供述中表示,“其主动与许晓刚搞好关系的目的有三:一是想在公安机关找个依靠和保护人;二是搞经济、办企业,需要与公安经侦部门打交道,而许晓刚又是分管经侦工作;三是许晓刚在南昌有地位、有影响,能为自己引见一些人,因此乐意满足许晓刚的任何要求。其曾向许送钱、物的具体情况以及给邓某、李某的钱,均是冲着许晓刚给的”。法庭认为,许晓刚所有社会关系中涉案人员和熊的讲法都一致,只是因为许晓刚与这些女人关系不一般,给了她们就是给了许晓刚。而许晓刚调离公安机关后,李建平、李梦平等相关行送人与邓某间就原来给钱的事进行串供,伪造借条,编造已经还款的事实,更充分说明了各行送人给邓某的136万元钱并非赞助而系许晓刚索取的性质。法庭没有采信辩护意见。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09  中国反家庭暴力网 联系:QQ:956036089 电话:13210312059 鲁ICP备09002381号  站长:李建婷